• <xmp id="seesi"><menu id="seesi"></menu>
    <input id="seesi"></input>

    作家網

    首頁 > 好書推薦 > 正文

    李黎新作《水滸群星閃耀時》出版

    李黎新作《水滸群星閃耀時》出版
     

     
    基本信息
     
    作者:李黎
    出版社:上海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9-4
    定價:45.00元
     
    網購:
     
    京東鏈接:https://item.jd.com/12508095.html
    當當鏈接:http://search.dangdang.com/?key=%CB%AE%E4%B0%C8%BA%D0%C7&act=input
     
     
    內容簡介:
     
    本書為一部短篇小說合集,但一般意義上“純文學”短篇集不同的是,本書所有篇目均以眾所周知的梁山英雄為寫作對象,重點書寫其上山后、招安前的日常生活,寫諸位好漢從廣闊天地來到逼仄空間的變化,尤其是他們的喜怒哀樂、同類中人、鄉愁懷舊、未來憧憬、命運追問等。書中涉及宋江、武松、魯智深、李俊、燕青等等耳熟能詳的人物而顯得有些“改編”與水滸研究的意味,但鑒于所有人物皆為虛構,本書稿的內容是虛構之上的虛構,旨在宏大敘事的語境下突出個人的細微之處和命運感。全書在濃烈的狂歡氣息之下,是較為典型的黑色幽默的風格,更具備強烈的人生追問性質。

    作者簡介:
     
    李黎,男,生于江蘇南京郊區,畢業于南京師范大學,現供職于出版社。1998年開始發表作品,著有小說集《拆遷人》。

    目錄
     

    林沖努力了三次
    居然敢說我不是男人
    相由心生
    武松的字自成一體
    我鎮三山已經死了
    小弟的小弟的小弟
    食堂都搞不好還怎么替天行道
    人人都知道我是一個隱士
    夫妻生活的事算是事嗎
    來自東京的你
    時遷胖了五十斤
    遠處的水變成了天
    為梁山寫一首歌
    我只是一個說書的
    請你證明你是浪子
    尉遲敬德名氣不如關公
    歡迎高太尉上臺剪彩
    想扳倒朱仝談何容易
    鏡中白貓
    燭光里的副軍師
    關勝渾身都是寶
    金印漢子之歌
    北斗七星今安在
    楊志比武招夫
    這些吃的留給老娘
    滅門是一件技術活
    離別之死
    人生的夢為什么越做越淺
     
    自序
     
    早年間我大量聽評書,尤其假期,從下午四點開始半小時一場,一直到十點多,評書類節目隨著老年人的睡去而終止,情感類節目登場。水滸三國的故事混跡在諸如《說岳》《童林傳》《彩霞滿天》之中,并不特殊。后來它們憑實力脫穎而出,彰顯出名著的魅力。二十多年過去了,原著我看過多遍,斷斷續續、反反復復,衍生的文字無論精彩還是拙劣,也不知看了多少。這就是名著與非名著的區別,名著可以被反復書寫,反復改寫,衍生無限的文字,而非名著不能。
     
    閱讀“水滸三國”的收獲、滋養包括負面影響并不明顯,或者我沒有意識到,同時諸多疑問卻一直在滋長,有時像疾病一樣揮之不去。我常常想,梁山眾位兄弟在山上之后下山之前的兩年多里(水滸的時空極為紊亂,兩年多,來自不權威考證),除了打仗還忙些什么。作為鴻篇巨著,忽略一個群體的日常生活是理所應當的,否則既不能突出本意,也會導致永遠寫不完,我們不能指望水滸故事充滿追憶似水年華的情緒。
     
    早在2008年,我決定自己寫。最初我虛構了一條充滿了商業色彩的“梁山后街”,像呼家將里的大相國寺、清明上河圖上的繁華鬧市,不過迅速放棄了。我已經在時間上做出了限定,即山上后、招安前,不能再在空間上做限制,更不能僅從商業和消費的角度來寫。“梁山后街”必須被拆除,而一旦打開或淡化了空間,故事就層出不窮。這里一共30個故事,我還可以寫300個,如果我有精力并且不考慮所謂審美疲勞的話。
     
    這里的每一個故事,我認為有可能按照水滸的邏輯發生,只是原作者無暇顧及而已。作為一個數百年之后的讀者和作者,我只是在原著的空白之處增加了一點筆墨。這么一想,我安心了很多。我堅持認為,方寸之間才體現想象力,那種古今穿梭、宇宙平行,亦或是宋江高俅實為同黨、武松和潘金蓮青梅竹馬之類,并不體現想象力,體現想象力的匱乏。
     
    本書很多篇目會讓人不自覺地聯想到現實處境,我也無可避免地活在現實(包括史實)及現實思維之中,而且,任何時空的人都有一個最大的現實,即生存,所謂“人生的路為什么越走越窄”。即使如此,我還是不愿意稱這些故事為“借古諷今”。古代不是借鑒的對象,今天不該僅僅被諷刺,聚焦具體問題并用隱晦嘲諷的手法寫下來,不是一個小說家的核心任務。
    因此,這是一本嚴格意義上的短篇小說集,一切皆為虛構。書里的每一個人身在梁山時怎么想怎么做,取決于他此前是什么樣的人,取決于他身邊的人,更取決于人生的路有哪些、怎么走。就內容而言,我希望能寫出梁山個人及群體的荒誕、悖論、迷茫、混亂、絕境,乃至生不如死。我希望本書中的每一個人和每一件事,都有一種剝去光環的真實,也有一種命不久矣的感傷,可以讓人想到假如我置身其中該如何自處。這份“現實感”不僅針對眼前,更針對未來和存在本身。
     
    如果做到了這些,那么,這本書應該可以緊緊地跟在你家里厚重的《水滸傳》后面,或者站在不遠處,像好兄弟一樣。(李黎)
     
    節選
     
    1、時遷胖了五十斤
     
    一天大雪,沒有戰事,兄弟們擠在屋子里烤火喝酒。外面實在太冷,好些人不斷地往火里擠,往火焰上湊,看樣子恨不得把自己燒掉取暖。在擠的過程中時遷被幾只大手扒拉出來了,先是被從火邊撥到旁邊,然后是被撥到了外圍,最后干脆被一腳踢出了屋子。
    這個屋子容不下他。
    時遷走在紛紛揚揚的鵝毛大雪中,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雪花,忍不住感慨:“天大地大,我算哪一片雪花啊。”
    遠遠地一個黑影走來,時遷掃了一眼,本來不以為意,但是黑影身形怪異,有些傾斜又不乏沉重,時遷就留意看著。黑影穿過重重疊疊的樹木,撥開又密又厚的大雪,徑直朝自己這邊走過來。近了才發現,是軍師吳用。
    不等吳用開口,時遷湊上去問:“軍師,我剛才看你身形奇特,有武松的虎威,有楊志的猥瑣,還有阮小七的飄忽,您老最近是不是在練什么獨門絕技?”
    吳用咳嗽一聲說:“在下只是一個書生,哪里學什么絕技。身形獨特,是因為天冷地滑,之前摔了一跤,尾椎骨可能裂了。”
    時遷一看,這是個討好軍師的好機會,二話不說,扛起吳用就往自己營寨跑去,吳用手刨腳蹬地問,“時遷兄弟,你這是干嘛……嗯,千萬不要被其他人看見啊。”
    時遷停下腳步,詫異地看了看吳用及左右,雖然天寒地凍,但是依然有一對對軍卒在站崗和巡邏,甚至有擦肩而過的。也就是說,已經有很多人看見他們兩個了,這還不包括屋子里望出來的目光。
    想要不被看見,那只有上房了。
    時遷不顧饑寒交迫,深吸一口氣,扛著吳用上了房頂樹梢。隨著一團團雪球落在雪地上,時遷把吳用扛進了自己的屋子。吳用滿臉緋紅,處在半昏迷狀態,時遷脫下吳用的褲子和底褲,把他翻過來,輕輕揉著尾椎骨那里,也就是屁股外沿和內沿。吳用非常享受地發出了嬰兒般的呻吟聲,然后睡著了。
     
    幾天后,還是大雪紛飛,吳用把時遷請到了中軍大帳。
    時遷帶著幾分興奮和滿足,蹦蹦跳跳過來了,用飽含期待的眼神看著吳用。他心想,我花了一個多時辰,又是揉又是摸,把軍師的尾椎骨治好了,現在喊我肯定是有好事。
    吳用說:“時遷兄弟,我那里又有點痛,鉆心。可能是天氣太過嚴寒,也可能是我平日里操心太多,麻煩時遷兄弟再幫我治療一番。”
    時遷微微有些失望,不過只要能繼續服務軍師,事情也總沒有那么壞。吳用似乎看到了時遷的心思,親切地微笑說:“時遷兄弟,我年紀也不小了,恢復起來不會那么的快,所以實在是有勞你。不過呢,還是希望不要被人發現,你覺得怎么樣?”
    時遷還能說什么呢,扛起吳用,從一個微微打開的窗口躥了出去,然后在戒備森嚴的梁山中軍和漫天的大雪中,把吳用背回自己的房間,輕輕放到床上。
    吳用已經安然入睡,發出輕微的鼾聲,沉浸在太平年月的美夢之中。在那個夢中,吳用看到自己娶了三四房老婆,連自己都羨慕自己,自己一直和南來北往的文人墨客交往著,和張三李四等人并稱“山東七子”,和王五并稱“南王北吳”,和錢七胡八等人被稱作“宣和八杰”,和歐陽獨孤等人并稱為“梅蘭竹菊”……自己寫下的詩文像春雨一樣洋洋灑灑,灑向人間都是愛。
    見吳用一邊睡一邊笑,時遷有點不忍心,但還是脫了吳用的褲子治療起來。時遷的跌打損傷藥是一絕,色香味俱全,徐寧等在東京享受慣了的人,甚至編一些借口跟時遷討藥然后泡酒喝。
    好半天,吳用長嘆一聲,醒了,扭頭看看時遷,嫵媚地一笑。
    時遷也諂媚地笑笑,慢慢地說:“軍師,能不能跟宋大哥商議一下,不要讓我干什么軍中走報機密步軍頭領了。當然,我挺合適干這個的,但是你看其他三位,樂和、段景住和白勝,他們實在是太差了,很多次我都順利刺探到軍情了,都被他們給攪和了。再說了,他們誰能把軍師你悄無聲息地背來背去的。是不是讓我換個事情做做,實在不行,讓他們三個換個事情做做,我重新訓練幾個手下。”
    吳用答應考慮考慮,隨即他閉上眼睛,繼續休息,等晚宴的鐘聲響徹山谷再走也不遲。
     
    幾天后,天氣突然熱起來,時遷的心情也隨之煩躁。他發現嚴寒雖然令人絕望,但春暖花開的日子會讓人煩躁,煩躁到無法解決也是一種絕望。本質上任何天氣都讓人絕望,大雪天的絕望無非是更為直接,像武松的刀、林沖的槍。
    時遷煩躁是因為吳用再也沒有讓他看病,也沒有提及給他換一個位置的事。斗膽去問,吳用皺著眉頭說:“本來,宋大哥是答應讓你來負責軍中機密一事的,這樣就算不能和戴宗兄弟平起平坐,起碼也是他的副手。但是盧員外畢竟是見多識廣,他說,消息來源無處不在,時遷擅長以梁上君子的方式打聽機密,而白勝善于扮作市井無賴,段景柱可以扮作販夫走卒,樂和更是可以吹拉彈唱,這幾類刺探消息的方式并無高低上下之分,時遷不應該成為其他三個人的頭領。”
    時遷沖著吳用眨眨眼睛,意思是他確實可以這么說,但是你要反駁啊。吳用說:“不等我反駁,宋大哥一拍他的大粗腿說,員外果然見多識廣,思慮周全,我們梁山,是忠義之師,應該是人才濟濟,應該是各顯神通,應該是無所不能,應該是應有盡有……”
    時遷搖搖頭,失望地對吳用說:“軍師,你的尾椎骨好了沒有,以后千萬不要再犯病了,不然很麻煩。”
    吳用捻著胡須,微微笑了好一陣說:“看來時遷兄弟非常想往前挪一挪,眼下到確實有一個機會,不知道時遷兄弟愿不愿意抓住。”
     
    上山之后,武松悲憤難平,骨肉離散,有家難回,前途茫茫,還有控制不住的對大嫂潘金蓮的“想念”——她總是突然就出現在眼前,赤裸著上半身,胸口是一個血紅的洞,心跳清清楚楚……這些都像大山一樣壓著武松,除了喝醉別無辦法,可又不能時時都喝醉。魯智深告訴過武松,你最近一段時間武力不如從前了,刀砍出去也是歪的,不要再喝酒了。
    一天,武松在一個沒有人的半坡上,抽出鋼刀,割破自己的小臂(這也導致了后來他一只胳膊因為舊傷復發而被方臘砍斷),然后在嚴寒中脫下被血浸濕的衣服,鄭重其事地用一塊油布裹了起來。
    史進探頭探腦地走過來說,“二哥,你這是干什么?”
    “在給我家哥哥做一個衣冠冢。他什么都沒有了,連骨灰都埋在了二龍山,我只能把自己割破,用我的血,也就是他的血染紅衣服,再把衣服埋起來,早晚一柱香。”
    武松肅殺地說著,史進也留下了眼淚,因為他很久沒有去過老爹老娘的墳前燒香了。史進想了想,不顧嚴寒,擼了一把,射出一堆白茫茫的粘液,用自己的衣服一裹,揚起來對著武松說:“都頭,我也給父母做了一個衣冠冢。”
    武松說:“好!不愧是好兄弟!”
    史進說:“接下來我們怎么辦呢,衣冠冢總得有個地方啊。”
    武松陷入沉思,過了好一陣說:“我們去問問朱武兄弟吧,他神機,應該知道怎么辦。”
    朱武的意見是找一處廢棄的地方把這些衣冠供奉起來,做成一個衣冠冢大殿。朱武已經想好了地方,那就是他住處的后院,原本是王倫的院子,在山腰的密林里,視野開闊,山風陣陣。很多人都不肯要這個地方,以此劃清和王倫的界限,朱武圖清凈就要了這個地方,現在可以提供給武松等人。
    武松大喜過望,帶著史進連夜過來看房子。朱武熱情招待,三個人外加一些兵卒把后堂清掃干凈,搬來三四十條幾案,排成一圈圈,故人的衣裳暫時放在上面。
    “明天我去打造一些盒子,把這些都裝進去,然后再打一個牌位,備一個香爐,衣冠冢大殿就算成了,你們可以早晚來上香,逢年過節的也可以放一些祭品在牌位前面。”
    朱武說著,武松嚎啕大哭起來,史進緊隨其后大哭,朱武突然也想哭,但是忍住了。他想的是,既然大家都認為我是一個無父無母之人,冷酷無情,生來就是強盜,那么,就這樣吧。光宗耀祖已經不可能了,輕松自在是今生最大的追求。
    其他人聞訊,也在朱武后宅擺放起衣冠冢來。首先是林沖,給他娘子放了一個牌位,每天跪在牌位前的煙霧之中,痛恨不已,又茫然無知。后來還有李逵,胡亂給他的老娘還有去世多年的老爹準備了一個衣冠冢,占據了四個人那么大的位置,說是地方大了,哭的時候可以盡興。楊志干脆給自己祖上幾代人都弄了個牌位,占據了一小面墻。
    初具規模后,大家常常在清晨或者傍晚聚集到這里,首先是對著先人故人痛苦一頓,然后用含淚的雙眼看著彼此,開始吹牛閑扯。話自然是越說越多,什么都談,合適的不合適的,都在這里說一陣子。
    一天李逵抽了自己一個嘴巴說:“為什么秦明不來這里哭哭他的媳婦,腦袋都被砍了,可憐啊。”
    武松笑笑說:“要不我們就找秦明過來看看,讓他也來這里弄一個牌位如何?”
    大伙呼嘯著去找秦明,秦明嚇了一跳,連忙給對面的李逵武松等人作揖,問有什么事。李逵也不說話,拽著秦明的胳膊就往朱武住處走。秦明非常不開心,眼里陡然間射出一道寒光,可扭頭一看,武松在一邊用類似而且更凌厲的寒光在看著自己,他不敢有所舉動,笑嘻嘻地讓李逵慢一點,不要累到,不要傷了他自己。
    看了一屋子的牌位后,秦明確實非常傷感,當即表示,愿意跟大伙一道在這里給亡妻立一個牌位。
    隨后,他把這件事告訴了宋江和吳用。
     
    吳用的意思是,時遷去把那個房子燒了,不能讓他們越聚越多。
    時遷疑惑不解地看著吳用,意思是為什么不能祭祀先人,這不正是忠孝的表現嗎?
    吳用說:“你不用擔心朱武,我會讓他下山去辦事,在辦事的這幾天,你去把他家全部燒了。”
    時遷說:“我不是擔心朱武,他死了也就死了,不過是軍師你的一個投影而已。我只是想知道,為什么不能祭祀先人?”
    “那里的先人,有的死于兇殺,有的死于冤屈,有的死于意外,還有的死在自己人手上,比如秦明被誤殺的妻子,李逵殺死的小衙內。這些賬在他們祭拜的時候會越說越清楚,說清楚了,就要報仇,以血還血,誰來還?如果讓官家還,梁山沒有這個能力,宋大哥也沒有這個想法;如果讓宋大哥來還,大家聚集一堂,又到底是為了什么?”
    時遷眨眨眼睛,吳用接著說:“既然是兄弟,那就是真正的兄弟,無父無母,沒有先人,沒有來歷,只有兄弟。一切為了兄弟,一起往前沖,當然要在宋大哥的率領之下。過去的事情就算了,全部都算了。不僅算了,而且沒有過去。祭祀讓人想起過去和故人,這在梁山不允許,梁山只能有兄弟們以及戰死軍卒的墓葬,如果哪位大頭領不幸去世,還要建一座大墓,如果是天罡星,還要有紀念堂、陳列館……”
    “我想不明白。”
    “你不要明白,記得就行了。這件事宋大哥很苦惱,但是也毫無辦法,牽扯的人太多了,你出馬火燒朱武家,等于是為宋大哥立了大功一件,升作大頭領毫無問題。”
    “我已經立下了很多功勞。”時遷嘟囔一句。
    “你立下的功勞,只是在抵消你做賊的出身和惹上祝家莊的過錯,說實話,我們都認為你至今為止寸功未立啊。”
    時遷詫異地看著吳用,心想原來如此,嘴上又不服氣地問:
    “我燒了朱武家,很多兄弟會崩潰的。就算立功也不能在自己兄弟身上立功吧?”
    “凡是對梁山有用的都是功勞!”
     
    時遷一去,很多天沒有消息,就連宋江召集所有兄弟商議大事,時遷也不見蹤影。反正他來不來都沒有人關心,但是吳用關心。一直沒有朱武家被燒掉的消息,朱武被自己連續派出去五次了,每次都充滿疑惑地離開又心神不寧地回來,再這樣下去朱武都可以另立山頭了。
    一天飯后,吳用去了時遷的住處。時遷不在,一個矮矮胖胖的人坐在門口曬太陽,一只手拿著酒壺,一只手拿著一塊巨大的煎餅,里面往外流著濃濃的湯汁。這個人實在是太胖了,臉上除了肉就只剩下兩道微弱的目光和一陣陣的喘息,胖子都是氣喘吁吁的。
    吳用在屋里轉了一圈,時遷確實不在,連新鮮的氣味都沒有。出來時,胖子還在吃。
    吳用問:“你家時遷頭領呢,去哪里了?還有,你怎么不好好放哨,居然躺著又吃又喝的?”
    “時遷已經死了。”那個人有氣無力地說,說完立刻喝了一大口酒,似乎說話會讓酒白白流光。
    吳用一驚,認真地看了看眼前的人,似曾相識,但確實認不出是誰。時遷死了對吳用而言是一件大事,他匆匆回去,端坐下來思考。
    一直到半夜,當吳用一邊撫摸著自己的尾椎骨一邊準備入夢時,他突然跳了起來,他突然明白,下午在時遷家門前見到的胖子,那就是時遷本人啊。半個月不見,時遷胖了足足有五十斤,這是怎么回事呢?時遷遇到了什么事?時遷還能叫“鼓上蚤”嗎?
    一急之下,吳用從床上躥了下來。因為太急,尾椎骨那里傳來一陣刺痛,這份刺痛幾乎是人生的一道縮影。
    吳用忍不住喊了一聲:“時遷,時遷啊,你還能不能幫我治病啊?
     
    2、我鎮三山已經死了
     
    黃信一直為自己的外號而苦惱。這個外號是當年酒后激憤自己給自己取的。為什么激憤呢,很簡單,每個男人都會冒出來的狀態而已,尤其在目空一切又動輒渾身燥熱的青年時代。有人在激憤之下練成絕技,有人在激憤之下斷子絕孫,反正人人都攔不住青年時代的激憤。
    黃信完全沒有想到清風山、二龍山和桃花山會有那么多的高手好漢落草。更沒想到的是,清風山、二龍山和桃花山的高手好漢們悉數到了梁山,大家成了兄弟。
    黃信開始沉默寡言,生怕惹別人生氣。
    如果你跟黃信說,“黃信兄弟,喝一碗!”黃信會笑笑,端起碗喝了,并且讓碗底朝天停留一會,以示自己謙卑地喝干了。
    如果你跟黃信說,“黃信兄弟,我覺得你師父秦明是個大傻逼,跟花榮妹妹好得跟結發夫妻樣的,是不是。”黃信會笑笑,像此前一樣舉起碗一飲而盡。
    他就是這么沉默。
    漸漸地,黃信不僅沉默,而且連笑都不敢笑了。他生怕自己充滿軍旅色彩的大笑臉讓這群人不適。
    對此吳用曾經擺出一副足智多謀的架勢對黃信說過,“要不,黃信兄弟,你就換一個名號吧。比如叫‘鎮三山挾五月趕浪無絲鬼見愁大頭劍客’如何,反正你正好用一把喪門劍,叫你劍客也挺合適?”
    黃信苦笑片刻,一言不發。
    吳用急了,指著黃信說:“兄弟,你倒是說話啊!”
    黃信捏捏自己兩腮的肉,恢復恢復肌肉的活力,然后說:“軍師,我覺得你就是個傻逼。我無論換什么新的名號,都要大肆宣揚告訴別人吧,只要我一宣傳,那就只會讓別人想起我以前的名號鎮三山。我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拜三山!這個如何?”吳用足智多謀地問。
    “拜你媽啊,我的策略你看不出來嗎,我閉口不提自己以前的綽號,甚至話都不說了。再接下來,我整個人都可有可無了,這樣不就不會刺激到魯智深武松這幫兄弟了嗎?”
    “哦。那你應該叫入云龍才對。”吳用若有所思地說。
    “我什么都不能叫,不管叫什么都是在提醒人家我以前叫鎮三山。我最好名存實亡,被人視若無睹,懂不懂啊你!”
    黃信被吳用氣跑了,非常悲憤。他不理解以吳用的智商怎么就成了智多星了,毫無天理。早知道當年自己叫“鎮四山”算了,把梁山也給鎮了。
    盡管黃信謹小慎微,拼命壓縮自己的存在感,但還是有人看他不順眼。一個人看別人不順眼,往往是因為那個人跟自己有幾分相像,是同類。所以,看黃信最不順眼的是楊志。魯智深武松等人看黃信,那也就是眾生之一,天地之精華而已。王英等人看黃信還是帶著很大崇敬的。只有楊志,總是在想:我是殿前制使,他是兵馬都監;我是名門之后,他也算是個大姓;我到了梁山他也到了梁山,還比我早,這他媽的憑什么呢?關鍵的是,他居然還叫鎮三山,還敢一直都叫鎮三山,哇哇哇。
    因為一直懷恨在心,楊志在某天吃了敗仗之后崩潰了,看誰都不順眼,都想沖上去訓幾句:“你算什么鳥,我是名門之后,令公傳人,你們算他媽的什么玩意,小心我左一刀右一刀上一刀下一刀把你們全給砍翻,拿著你們人頭去給官家當見面禮……哦,我想多了,我不是制使了,媽的,見鬼了……”楊志就這么一邊想一邊克制,一邊克制一邊使勁想,感覺有二十四個楊志在體內來回奔走。
    黃信低頭走過,腳步中透露著謙卑隨和,整個人如同一粒塵土,但楊志看到他就火了,大喊:“姓黃的,站住,鎮三山是吧?鎮三山!去后街,給我打十斤精肉,切做臊子,不要見半點肥的在上頭。好了給老子送來,我在楊公祠喝酒!”
    黃信一言不發,掉頭就走。一會,他到了梁山大寨左邊的“世界之窗”,找到“中華風情”,再摸到“楊公祠”,遞上荷葉包的十斤精肉臊子。楊志氣呼呼地說:“再要十斤,都是肥的,不要見些精的在上面,也要切做臊子。”
     
    黃信的臉抽搐了一下,但由于近年來他說話極少,平均一個月不超過三句,臉上肌肉早已經僵硬,抽搐也不為人知。沒多久他回來了,十斤肥臊子奉上。
     
    “再要十斤寸金軟骨,也要細細地剁做臊子,不要見些肉在上面。”
     
    “臊子你祖宗,干死你個混蛋……”黃信終于吼了出來,拿起桌上的兩包肉一左一右拍向楊志,楊志沒有防備,左臉受了瘦肉右臉受了肥肉,當即就吐了。楊志吐的時候黃信也正在后悔莫及,因為臊子打人不痛,而他本意是一擊致命的。他后悔莫及并告誡自己,不動手則已,一動就要有效,比如把楊志拍死。現在這么干是無效的,錯了,錯了!
     
    楊志隨即蹦起來把正在反思的黃信打倒在地,一直大罵,“鎮三山是吧,鎮你媽的三,鎮你媽的山……”黃信沒有還手之力,深深地沉浸在自責之中,低到塵埃里去了。
     
    秦明聞訊趕來,顧不得楊志有哪些兄弟撐腰了,直接和楊志干了起來。楊志也不甘示弱,大喊道:“秦明畜生,打就打,我們別讓哥哥們操心,我們只在‘世界之窗’里面打,死活不論,如何!”
     
    秦明應諾一聲,兩個人從楊家祠堂打到世界廣場,再打到亞洲區、美洲區、非洲區、大洋洲區、歐洲區和雕塑園,最后一直打到國際街。兩個都是好手,勢均力敵。
     
    問題在于,楊志是一個人到這里喝悶酒的,除了三五個小卒沒有其他兄弟一起來,而秦明有個黃信在旁邊。打得難分難解時,黃信偷偷繞到楊志身后,在他耳邊舔了舔。楊志一陣心慌,秦明的大拳頭呼嘯而來,一聲慘叫,楊志滿臉是血躺在地上,秦明再一腳,踏在楊志臉上。
     
    楊志這個時候突然清醒了許多,身體里的二十四個楊志漸漸變成了十二個,又變成六個,再變成三個,最后變成一個半。那半個楊志特不服氣,但那一個楊志已經喊起來:“秦明哥哥饒命,看在你排名什么的都比我靠前份上,你就饒了我這次吧。”
     
    秦明也是極精明的,他招呼眾位小卒圍過來說:“各位,做個見證,如果楊志兄弟能答應我三件事,我就松腳,而且不把這事說出去,大家也都不許說。如果他楊志不答應,那么我不僅還要再踹幾腳,踢他個半死,各位也可以大肆宣揚,說青面獸楊志被我秦明踩在腳下求饒。如何?”
     
    大伙一起喊:“好耶……”
     
    楊志也連聲答應。
     
    秦明說:“這第一件事,是再也不許找黃信麻煩!”
     
    楊志答應。身體里的那半個楊志還是不服氣,想著以后讓武松來收拾黃信。武松有時候就是個大白癡,給他十斤好酒他就可以去幫你干世界上任何事,不過武松的酒量現在也變大了。
     
    秦明接著說:“這第二件事是,你去跟剛才黃信一樣,給我弄十斤精肉,切成臊子,不帶半點肥肉;切十斤肥肉臊子,不帶半點精肉;切十斤筋骨臊子,不帶半點肉星。不許別人動手,只能你自己來!”
     
    一聽這話,楊志不顧嘴里嘴外滿是塵土沙子,大叫起來:“這是三件事啊,不是一件事,秦明你他媽的好好想想。”
     
    秦明一愣,楊志繼續喊:“秦明你就是沒腦子,老婆被宋江殺了,你還跟他們當兄弟,現在你腦子又出問題了,非要把三件事說成一件事,你好好想想,這到底是一件事還是三件事啊!”
     
    秦明深深地愣住了,楊志乘機蹦起來。兩個人繼續打,打得“世界之窗”一片狼藉。黃信突然跳出來,高高躍起又重重跪下,雙膝插進土地,“嘭”的一聲巨響后對兩個人大喊:“兩位哥哥住手,兩位哥哥住手啊,鎮三山黃信已經死了,鎮三山黃信已經死了啊!”
     
    黃信聲淚俱下地吼道:“我鎮三山已經死了!”
     
    秦明和楊志被這種自裁式的做派給嚇壞了,不由得都放緩了手腳,為了防止對方偷襲,他們摟抱在一起,胸貼胸,胡子戳進胡子,兩人一齊扭頭看著黃信,好生奇怪。
     
    “我鎮三山黃信已經死了,現在只有梁山馬軍小彪將兼遠探出哨頭領黃信,現在只有地煞星黃信,只有各位的兄弟黃信,只有兩位哥哥的部下黃信!”
     
    秦明和楊志張大了嘴,什么都說不出來。
     
    黃信接著說:“所以我求兩位哥哥,你們別打了。為了已經死去的我,你們打這么久,不值得的,太不值得了。你們的蓋世武功還是用在沙場上吧,過去的黃信已經死了,現在的黃信唯兩位哥哥馬首是瞻啊,你們別打了,你們一個是我爹一個是我娘……”
     
    秦明首先崩潰了,撒開楊志撲向黃信,抱住黃信的腦袋嚶嚶嚶哭了起來。楊志呢,挺得意的,發了一通邪火,不僅沒有什么后果,還收了一個小弟,真美啊。他裝模作樣地一把抱起黃信秦明兩個,也嗯嗯了幾聲。一群小嘍啰在旁邊喊:“好耶!”
     
    “真感人!”
     
    “真是情滿人間……”
     
    從此以后,三個人一起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黃信繼續盡心盡力,從不說話,只顧辦事。他說得最多的兩個字就是“得令”!時間久了,大伙也沒有人在乎他是外號叫“鎮三山”還是“蕩三江”了。有人打趣說:“要不黃信就叫‘鐵舌頭’吧。”黃信就當沒聽到,他已經達到了連笑容也極為簡約的境地。
     
    漸漸地,楊志居然成了和黃信最好的兄弟,兩個人常常一起喝酒,一起呵呵大笑。楊志有次喝高興了,摟著黃信的肩膀抒情地說:“黃兄弟,你說啊,我們還真他媽的像!”
     
    黃信用操練已久的含情脈脈的眼神看了看楊志,那意思是,“你繼續往下說嘛。”
     
    “我是殿前制使,你是兵馬都監;我是名門之后,你也算是個大姓;我到了梁山你也到了梁山,雖然你比我早了點,但我到二龍山的時間也不算晚,到了二龍山也算是梁山預備隊了,哈哈哈。兄弟你說我們像不像!我覺得啊,我們就是他媽的不分彼此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不是啊兄弟?”
     
    黃信還是沒說話,而是端起一碗酒,直直地伸到了楊志的腦袋后面,胳膊一彎,這碗酒又到了自己嘴邊。做完這些,他含情脈脈地看著楊志,楊志“哦哦哦”幾聲,如法炮制,激動得大手直抖,酒灑了一身。然后,兩個人使勁往后一仰,把嘴邊的酒全給倒進了自己的大嘴里。
     
    爽啊,兩個人喝完之后都感慨,繼續這么喝,交杯酒要喝上一千杯才算真的交了。
     
    就這么的,兩個人都喝多了。喝多了的楊志問黃信:“我說黃信兄弟,有一件事我一直沒想明白,今天就問問你,如何?”
     
    黃信哈哈一笑。楊志說:“那天在世界之窗,我跟秦明哥哥打了個平手,勢均力敵。我們可是說好了生死莫論的,這個時候不管是誰都能輕易要了我的命,你當然更可以。如果你殺了我,以秦明哥哥跟宋大哥的關系,再加上花榮跟宋大哥的關系,也不會拿你怎么樣,最多算你情緒失控,過失殺兄弟,把你打個半死也就拉倒了。你為什么沒有對我下死手呢?”
     
    黃信笑而不語。楊志繼續嘮叨說:“哈哈,我就知道黃信兄弟你是個好人啊。你這么一好,就讓兄弟我多活了這么多天啊!”
     
    黃信卷著舌頭但是簡約地說道:“你覺得你……你他媽的還算活著嗎?你不是早……早就死了嗎?”
     
    乐彩网平台乐彩网主页乐彩网网站乐彩网官网乐彩网娱乐 定西 | 醴陵 | 湘潭 | 乐平 | 汝州 | 克拉玛依 | 济源 | 天长 | 东莞 | 枣阳 | 安徽合肥 | 顺德 | 乳山 | 乌兰察布 | 河南郑州 | 定西 | 阳泉 | 克孜勒苏 | 雅安 | 松原 | 巴中 | 舟山 | 晋城 | 盘锦 | 商丘 | 济南 | 顺德 | 济宁 | 厦门 | 兴化 | 玉林 | 马鞍山 | 三河 | 威海 | 和田 | 广州 | 丹东 | 丽江 | 舟山 | 荆州 | 铜川 | 渭南 | 神农架 | 巴彦淖尔市 | 黄南 | 抚州 | 许昌 | 苍南 | 桐乡 | 扬中 | 丽水 | 河南郑州 | 邹城 | 晋城 | 莱芜 | 南京 | 扬中 | 龙口 | 潜江 | 金昌 | 雄安新区 | 遵义 | 澳门澳门 | 金坛 | 济源 | 安康 | 常州 | 齐齐哈尔 | 宁波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甘孜 | 蓬莱 | 绍兴 | 莒县 | 淮安 | 扬中 | 黄南 | 宁夏银川 | 佛山 | 临汾 | 盘锦 | 双鸭山 | 新乡 | 澳门澳门 | 凉山 | 郴州 | 定州 | 玉林 | 垦利 | 朝阳 | 六安 | 贵港 | 甘孜 | 黑龙江哈尔滨 | 永州 | 基隆 | 仁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