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seesi"><menu id="seesi"></menu>
    <input id="seesi"></input>

    作家網

    首頁 > 散文 > 正文

    兩位班長


    熄燈號 | 【8.21】我的兩位班長,兩位成長導師
     
     
      我的老班長,我一直記得你的話
      我的老班長,謝謝你給了我堅強
      天黑我已不會再害怕,再苦也不會掉眼淚
      我已經練成真正的男子漢,如今也當上班長啦
      ——歌曲《我的老班長》
     
    兩位班長
     
      新兵連訓練結束后,我被分到團直警衛排一班當警衛員。我的第一任班長姓吳,是江西進賢人,身材魁梧、濃眉大眼,軍政素質全面,在士兵中很有威信;副班長姓曹,是福建浦城人,小個子,皮膚白凈,愛思考,做事細膩。全班十個人,每個人都跟一位團領導,我們三人分別擔負團長、政委、第一副團長的警衛任務。一個月后,吳班長升任排長,曹副班長順理成章成為了我的第二任班長。
     
     吳班長比曹班長大兩歲,他倆都對我的成長給予了很多幫助。吳班長平時很嚴肅,對人要求很嚴,我很尊敬他,他也很器重我,舞文弄墨的事都找我。曹班長和我的關系很密切,他說話聲音不大,就連批評人也是和風細雨。執行任務,他都帶上我。
     
      那時候警衛排一班提干的機會很多,大部分人都在這里先工作上一年半載,再下到連隊鍛煉,不出半年就提干了,這似乎成了慣例。1978年,曹班長也提干當了排長。他穿上4個兜的干部服和皮鞋十分高興,還扎上武裝帶,背上手槍,專門照相留念。
     
     
     
      正在這個時候,曹班長突然接到家里來信,他姐夫由于工作上犯了錯誤,人被關了起來。還沒等他向連隊干部匯報,他的一位同鄉戰友就去告發了,這下子炸了鍋。
     
      盡管上級沒有責備他,但對這件事很重視,部隊選拔干部很看重社會關系的政治清白。曹班長真是冤大頭當到了家,他17歲出來當兵,姐姐后來嫁人,他從未見過姐夫。他回到家鄉一看,姐夫在接受組織審查,還被開除了黨籍。組織上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撤銷了他的排長任命。
     
      曹班長心情格外沉重,當了一個多月的排長,拿了一個月行政24級的干部工資,又回到了班長的位置上,就像過山車,到了頂峰又回到了起點。好在他心態好,坦然接受了這命運的不公。
     
     
     
      1979年1月,我赴南疆參加邊境自衛反擊作戰,部隊完成任務歸建后駐扎在福清宏路。當年夏天,曹班長在福清漁溪農場勞動,來宏路辦事,與我在大街上碰面,他褲腿卷得很高,一身泥巴。他告訴我,年底要退伍,當了8年兵,自己不后悔。
     
      上世紀80年代中期,我在南昌讀書。有一天,在江西展覽館前,與吳班長不期而遇,兩人緊緊握手,坐在臺階上談了兩個多小時。此時吳班長已經從野戰部隊調回家鄉,在縣人民武裝部任科長。我看著眼前的吳班長,身著八五式軍官制服,頭戴大檐帽,好威風啊!我立即聯想到了曹班長,要是當年沒有那檔子煩心事,他或許像吳班長那樣,也是營級干部了。
     
      從那以后,我和吳班長一直保持著聯系。1989年,在部隊干了16年后,吳班長轉業了。他到地方后,當過鄉長、鄉黨委書記、縣政協副主席、縣人大副主任。十年前,吳班長的兒子來深圳發展,我們見面的機會就多了。每次見面我都托他找找曹班長,可曹班長退伍后沒有固定工作,忙于生計,與戰友們很少聯系,故而一直沒有聯系上。
     
     
     
      去年秋天,吳班長告訴我一個好消息,找到曹班長了。
     
      我當即按吳班長給我的電話打了過去:“你好,是曹班長嗎?”
     
      “小楊,你的聲音一點也沒有變呀!”
     
      我和曹班長做了長談,知道了他的一些主要情況。他退伍回到家鄉后,姐夫的事又峰回路轉,恢復了黨籍,得到了平反。可是,曹班長的事不可能再有下文。命運真是與他開了一個極大的玩笑。
     
      當了8年兵,本來可以安排工作,可因為是農業戶口,只能做臨時工。曹班長做過小生意,外出打過工,后來回到縣城當了廚師。歷經艱辛,飽嘗了人世間的酸甜苦辣。可屋漏偏逢連夜雨,他的退伍軍人身份也受到了置疑。有一年,浦城縣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災,縣城被淹。縣武裝部一部分文檔資料受損,其中就有他的檔案,他的退伍軍人證明書也被洪水沖走了,無法證明自己退伍軍人的身份……
     

      這一夜,我無法入睡,眼前總是浮現曹班長的身影,回想與他在一起的戰斗生活,擔心他的未來,真怕生活的壓力把這個小個子壓垮。
     
      我向吳班長求助,請他出面證明曹班長的退伍軍人身份。吳班長像當年接到戰斗命令那樣,二話沒說就著手辦去了。在他的努力下,曹班長退伍軍人的身份得到了恢復,并開始享受相應的待遇。
     
      聯系上曹班長的第二天,我建了一個戰友群,曹班長成了群里的活躍分子,他熱切希望來年春節后我和吳班長組織大家回老部隊駐地晉江聚會。春節前他就辭掉工作,等開春的聚會結束后再去找工作,足見其真誠啊!
     
     
     
      今年5月,聚會如期在第二故鄉晉江舉行。見到曹班長,我撲上去擁抱他,久久說不出話。聚會那幾天,他的笑容一直留在臉上。
     
      臨別的時候,他對我和吳班長說:“我沒有別的本事,回去還是干廚師,活著就要勇敢面對。”
     
      曹班長回家后,來電話說他在一家酒樓重操舊業,要我放心。
     
      前幾天,我一大早有事給吳班長打電話,他說正在去省城的路上,他負責的人防工程進展順利,征地手續快辦完了。末了,他問起曹班長的近況,我告訴他,曹班長挺好的。
     
     
     
      接著,我給曹班長打了電話,他說剛下班,才進家門。我心里納悶,酒樓生意這么好,通宵達旦地營業呀。
     
      曹班長說:“那家酒樓倒閉了,我現在在一家浴室當管理員,剛值完夜班。”聽到這里,我哽咽了,說不出話。
     
      吳班長是幸運的,他奮斗一生,成功了;曹班長遇到許多挫折,毫不氣餒、百折不撓,他的人生也是精彩的。我在兩位班長身上看到了軍人的共同本色:執著、頑強、無畏。
     
      晚安!

      “熄燈號”欄目向親們長期征稿啦 ——
      只要你有可以打動人的正能量文章,不論是強軍故事、軍旅感悟、軍人情感、老兵心聲……都可以給我們來稿。我們既歡迎原創投稿,也歡迎好文推薦。
      將你的稿件發送到郵箱:
      jfjbwx@163.com
      注意,請說明《熄燈號》欄目來稿喲!
      還在等什么呢?快快行動吧。
      軍報記者《熄燈號》,我們與您相約!
     
      軍報記者微信發布
      文案:張榕;
      作者:楊勤良;
      主播:敬一;
      圖片來源于網絡;
      投稿郵箱:jfjbwx@163.com;
      轉載請注明來源
     
     
      來源:軍報記者
      作者:楊勤良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TE2NDUwMA==&mid=2656993580&idx=1&sn=520e23b0f28afdac969edbeb535f1479&chksm=bd1390178a6419011f169fdb72cdb4966dd64ddd700aa514adaa099f183b45e597dcfeaf5049&mpshare=1&scene=1&srcid=0619KX9eVgSIyLsNp8vNl94X&pass_ticket=GRpgCMChCNBGmj1nNlSn4AFRMohl9Qzo1EUGfMOuq0tXu5MvWLCV%2FL8KpVAmoZe0#rd
     
     
    乐彩网平台乐彩网主页乐彩网网站乐彩网官网乐彩网娱乐 普洱 | 汉川 | 乌兰察布 | 安岳 | 广西南宁 | 铜仁 | 江西南昌 | 基隆 | 招远 | 吴忠 | 诸暨 | 伊春 | 厦门 | 大同 | 酒泉 | 保亭 | 邢台 | 中卫 | 顺德 | 甘南 | 黄南 | 锡林郭勒 | 阿勒泰 | 玉环 | 延安 | 姜堰 | 宜春 | 白山 | 天长 | 霍邱 | 寿光 | 阿勒泰 | 东营 | 浙江杭州 | 巢湖 | 铜陵 | 三亚 | 莒县 | 抚州 | 抚顺 | 保定 | 涿州 | 攀枝花 | 慈溪 | 淄博 | 宜昌 | 仙桃 | 醴陵 | 文山 | 白山 | 池州 | 海西 | 阜阳 | 丹阳 | 鹤壁 | 余姚 | 昆山 | 嘉善 | 潍坊 | 仁怀 | 惠东 | 汉中 | 五指山 | 韶关 | 四平 | 金昌 | 怒江 | 新沂 | 株洲 | 吐鲁番 | 通化 | 邵阳 | 北海 | 海西 | 靖江 | 喀什 | 桐乡 | 四平 | 本溪 | 七台河 | 哈密 | 江苏苏州 | 徐州 | 曲靖 | 海东 | 广元 | 晋城 | 台山 | 台南 | 澳门澳门 | 三门峡 | 南平 | 蓬莱 | 柳州 | 库尔勒 | 龙岩 | 琼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