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seesi"><menu id="seesi"></menu>
    <input id="seesi"></input>

    作家網

    首頁 > 散文詩 > 正文

    散文詩六章

    周慶榮:散文詩六章
     
      作者:周慶榮
     
      黃昏散曲
     
      一
     
      狂喜的黃昏有一個不沉淪的主題:此刻,太陽沒落盡,而幾顆星星像是做好了準備,它們已經明亮。
     
      隨意地說黃昏與日出對立,膚淺的是說話的人。太陽向上與太陽向下,習慣白天的人們盡管去登山。黃昏時,最安詳的行走就是從山頭上下來。一步一步地朝著低處走,等到暮鳥再一次飛進枝頭,心就恢復平常。
     
      二
     
      我常常以睡懶覺的方式錯過清晨。白天重要的一半是我的夢,朝氣蓬勃屬于戀愛之前的人們,上午,多少期待需要實際的內容,舞臺開放,誰的行為熱烈,誰就靠近中午的太陽。因為茶是熱的,臉的冷可以忽視。人走人留,面孔的深奧還沒來得及與人心接頭。
     
      而祖先的慣性必須發揮作用,一部分人表達忠誠,一部分人預言夜晚月亮上的皺紋。神話很遠,勤奮只能書寫紀實,它改變不了什么,我在睡夢中的時候,一些現實的哲學抱著太陽在上升。
     
      三
     
      一切從正午開始。
     
      熾熱的太陽行著天道,播種的和收獲的,太陽一視同仁。至高無上的道理不偏不倚,左邊的和右邊的,往事和前程都還有機會。
     
      也就是說,我忽略了光明上升的過程,不離不棄地伴隨光明的下降。
     
      我是一個固執的人,從不跟隨光明走向光明。我訓練自己不被黑暗牽制走進更大的黑暗,而是在黑暗中獨立地讓雙目明亮。
     
      黃昏,多么像白天的封底。這是休憩的大好時刻,有肚量的人會忘卻人群里的遺憾,愛情如果沒有從容,黃昏是忘記它的機會。
     
      坐下來,在黃昏之后,是夢。
     
      所以,光天化日下的小人得志,一眼就看得分明的丑陋,忘掉它,像忘掉她。
     
      四
     
      黃昏,擰干白天未被蒸發的水分,擦拭夜晚柔軟的額頭。
     
      一切要干干凈凈的。
     
      讓白天里兇狠的人錯過黃昏的慢,他們直接走進噩夢;讓白天汗水流得太多的人把夕陽看成一天里最后的玫瑰。主義不離口的人是沒有主意的,黃昏的風吹不走他們的口號,白天是他們合理的體制,他們做完了規劃,蜜蜂的兵團負責家族的甜。
     
      我樸素的情感要求我把黃昏定義成他們的末日,如果夜晚是他們的墳墓,為何在翌日他們還會不斷地醒來?說到埋葬,夜晚埋了壞人也埋了好人。所以,黃昏是中性的,時光無法挽留的話就不必挽留,我就要黃昏,要黃昏茫茫大地上的炊煙和暮歸的英雄。
     
      五
     
      黃昏里,我不想深刻。
     
      經過完整的人類奮斗的白天,我渴望黃昏的燦爛無邪。清醒太久的人終于等來睡眠,而日子紅紅火火的敘事里,因為夜晚即將到來,會有人仰望星空。
     
      黃昏。黃昏。
     
      不允許任何人說殘陽如血,我恨的人在之后的夜色中,我看不見;我愛的人在我周圍,他們是家,是天和地,是這個冬天我雖然感冒但卻在黃昏打出的一個愜意的噴嚏。
     
      那個一直自以為是、一生信奉目的主義的人,因為面臨黃昏,我早已發現并且原諒。

      黃昏。黃昏。
                                                                           
      2015.2.10清晨
     
      紅燈籠
         
      紅燈籠表達著吉祥如意,起因是一塊紅布。紅布被內部的燈照亮時,潛心布局的圓陳述歲月靜好。
         
      這是一個和平的年代,磨刀石和劍早已分離,人性的一般斑點很難通過憲法來糾正。
         
      我意識到紅燈籠也開始修飾生命時,這個風氣流行很久。曾經,仁和愛在時光里發酵,甘醇美酒或許不烈,但只需37度便可證明人性。世道里的技術在燈籠里成熟并且發光,久遠的人性的內容何時變成一塊肥肉?狼何時叼走了它?
         
      而狼竟也不見。
         
      紅燈籠如同我酒后布滿血絲的雙眼,因為必須的警惕,我早已不寫愛情,但我依然希望身旁的紅燈籠,左邊是仁,右邊是愛,像我們眾人雙目。
         
      紅燈籠注視著大地,如此,我們都是有祖先的人,如此,狼在遠處,荒漠不在我們的周圍,在周圍的全是家園,是我們愛到骨髓的家園。
                                                                                                                             
      2015.2.11
     
      平安夜
         
      北方的平安夜是冬天的場景,樹葉必須落盡才能讓一棵樹平安,湖面結冰后,水鳥必須飛得遠遠的才能平安。曾經碧波蕩漾的湖水必須在下面含蓄才能不被冷天氣凍透。
         
      在風聲和隱約的冰裂聲中,我豎起衣領,冷天氣,我也必須平安。我被寒風吹拂我平安,我把手放在冰面上我平安,我望著喜鵲或者烏鴉站在光禿的樹枝上我平安。我跑步暖身說著平安,我把這樣天氣下寒冷的情形省略,向遠方繼續說著我很平安。
         
      平安夜的夜色與往常一樣遼闊,我看到燈火就理解了平安。看到玻璃窗上的霧氣我意識到溫暖和平安,透過窗欞,看到熟悉的陌生的人們面帶節日里的喜悅,我想進一步祈禱平安。
         
      平安!從對冷天氣的態度開始?
     
      2014.12.24晚
     
      二種力量
     
      有時,迷霧是很好的宣傳。
         
      湖水當然應該蕩漾,而冰以溫度不夠為理由。我因此看到湖水緘默,我一看到湖水被冰專制,我的心里就呼喚火山噴發。
         
      什么樣的人害怕被顛覆?
         
      什么樣的人害怕失去?
         
      我愛波浪和波浪拍岸的聲音,我愛小船在柔軟的水面滑行。一只船篙直抵湖心,仿佛國家的本質被深深地熱愛。
         
      一種力量要坐在高處看風景,說白舸爭流是假的,說百花齊放是假的,紅紅的太陽沒能解決湖水結冰,那是因為湖水病了。
         
      湖水病了,落葉在冰封的湖面舞蹈。灰塵是水的蒙頭垢面,我們是祖國的人,只有祖國讓我們干凈。這種力量在從容自若地取證,如果事物要豐富,請注意:所有的人應該尊重冬天。
         
      第二種力量我不說,我在夢里戀愛。五十歲的人了,不是愛到執迷不悟,而是愛的忍耐。一層冰抵御不住春暖花開,祖國需要鳥鳴,鮮花會開滿大地。市井里,人聲鼎沸,誰說那些引水賣槳的就不是最后的真理?
                                                                                                                     
      2014.12.18凌晨
     
      我用自己的體溫對付冬天的冰
     
      冬天用冰壟斷了水,暫時忘記漣漪和它們的鷺鷥,我讓自己的牙齒比堅冰更硬,緊咬著季節的冷。
         
      真實的人不避諱偶爾的嘆息,想到明年的樹葉還會落下,我想勸說所有的樹木不要開花和結果,直接就是骨頭般的軀干,如果世界讓事物在冬天封口,我就望向天空,至少目前還沒有什么力量綁架走太陽,啊,太陽,你是冬天的對手,是我永遠的堅定。
         
      這樣想的時候,我用刀子撬開冰,一塊冰就握在掌心。我的溫度不高,但是足以融它成水。我就是如此對付冬天的冰,熱血是體內的河流,水鳥、小魚或者蝌蚪,它們自由地游。一切的冷,都是紙老虎。
         
      恍惚是瞬間的,溫度是永恒的。
                                                                                                                            
      2014.12.5夜
     
      冰之夜
     
      給鷺鷥一杯烈酒,它們能夠御寒么?
     
      冰之冷,波浪知道。統一的冰好似一層膠布,貼住水的傷痕還是堵住水的口?自由而無求的水,是上等的哲學,它說善,人們就溫柔;它說智慧,人們就懷念智者;它如果敘述歷史,一些船乘風破浪,另一些船在深處嘆息。它無法干涉山頭上的是非,偶而會讓家族里的雪蓮講授圣潔,當無功而返時,它會讓高處的兄弟用大雪覆蓋。雪峰上的鷹是哪個朝代的王?人間的蛇蝎它只需一個俯沖就消滅殆盡,而土地內部的黑暗,它好久以前就發明了地獄,驕橫無道的人難道還有別的目的地?
      
      一想到溫暖在別處,丹頂鶴就思念愛情。

      它們會飛呀,冰雪專制的時候,它們的翅膀是偉大的自由。
     
      冰是水的遺憾,人情的恐懼在于丟掉了每個人的體溫。修辭成為化妝品,一些人成為鼠目寸光,一些人張著血盆大口,一些人找到了蔑視素面朝天者的理由,香水變成人類的異味。
     
      他者的冷是我的暖?

      冰的夜使得風聲都變脆,容易折斷的還有什么?
     
      我們沒有鷺鷥和丹頂鶴的翅膀,我們呆在原地,我們把枯枝敗葉聚攏,燃燒,創造溫度或者相信溫暖?
     
      2015.1.14凌晨
     
      作者簡介:
     
      周慶榮, 詩人1963年生,祖籍江蘇響水。 1985年畢業于蘇州大學外語系。1993年入北京大學國政系國際文化交流專業學習, 1995年起在北京某公司任職至今,現為《詩刊》理事。

      大三起開始創作詩歌,迄今出版的散文詩集有:《愛是一棵月亮樹》(1990年漓江出版社)、《飛不走的蝴蝶》(1992年安徽文藝出版社)、《愛是一棵月亮樹》(合集,2000年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風景般的歲月》(2004年 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的譯著有:《西方現代美術》(與人合譯)、《幽默發達學堂——帕金森第三定律》、《敖德薩秘密文件》、《中外女詩人佳作選》(編譯)。
     
    作者:周慶榮
    來源:北京老風2001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66e4d9b0102vd4t.html
     
    乐彩网平台乐彩网主页乐彩网网站乐彩网官网乐彩网娱乐 东台 | 建湖 | 郴州 | 明港 | 宜宾 | 阿拉尔 | 临沧 | 清远 | 招远 | 榆林 | 肥城 | 海西 | 三沙 | 铜陵 | 姜堰 | 湖北武汉 | 大理 | 吴忠 | 咸宁 | 江苏苏州 | 南京 | 贵港 | 潜江 | 江门 | 图木舒克 | 日喀则 | 三明 | 汕头 | 阿坝 | 浙江杭州 | 库尔勒 | 宣城 | 明港 | 玉溪 | 商丘 | 上饶 | 益阳 | 来宾 | 渭南 | 五家渠 | 泰兴 | 桐乡 | 潮州 | 阿拉善盟 | 任丘 | 江苏苏州 | 海北 | 辽宁沈阳 | 诸城 | 毕节 | 泸州 | 安康 | 章丘 | 台山 | 巴音郭楞 | 泉州 | 楚雄 | 大连 | 阿拉尔 | 曲靖 | 临海 | 十堰 | 保定 | 阜新 | 大丰 | 七台河 | 泗洪 | 眉山 | 乐清 | 六安 | 平潭 | 赵县 | 贺州 | 葫芦岛 | 河池 | 启东 | 扬州 | 焦作 | 新泰 | 湛江 | 宜昌 | 深圳 | 珠海 | 安岳 | 内江 | 东台 | 贵港 | 喀什 | 通辽 | 凉山 | 灵宝 | 镇江 | 公主岭 | 余姚 | 济宁 | 黑河 | 普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