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seesi"><menu id="seesi"></menu>
    <input id="seesi"></input>

    作家網

    首頁 > 小說 > 正文

    黃海童話小說4篇

    黃海童話小說4篇
     
    作者:黃海(11歲.蒙古族)
     
    黑貓也寵物(兒童文學.短篇小說)
                         
    月亮才剛剛升起,白云和藍天高掛在空中不肯離去,黃昏過來催促,直到出現點點星光。宇宙能放棄一切,卻不能放棄美景,它是一位畫家,那些美景都是它作的畫。
    小雨淅淅瀝瀝的落下來,水花就像是花苞一樣,落到水塘后,以更華麗的方式盛開。入夜時充滿詩意,深夜時便是靜謐,凌晨時便是生機。雨夜是浪漫的,充滿豐富的想象,給人們好奇,也給了人們神秘。
    今晚,下雨了,下的是毛毛細雨,打傘的人也沒有多少。散發著光芒的手機屏幕吸引了人們的目光,只有少數人在一心趕路。
    深夜了,這一片城區陷入死寂,沒有一盞燈亮著。但是在黑暗之中,依舊有燈光在閃爍,那是唯一一戶現在還開著燈的一個房間。里面,也只有一個捧著手機的少年,他的名字叫做不凡,是這個小區的孩子王,調皮程度無法用語言形容,干過的壞事都家喻戶曉。但是,誰都知道,那是他自己心中的自由,只能等青春期的熱浪過去了。
    “喵——”,他轉過頭去,什么也沒有,只看見漆黑一片。
    “哧啦”,他猛一回頭,看見一只黑貓竄了進來,正玩弄著窗簾。“砰砰砰砰砰”!一串如響雷般的槍聲響起,正在玩槍戰的不凡將媒體音量調到了最高。那只貓弓起腰,豎起了毛,尖叫一聲,跳出窗外,消失在夜色之中。
    上午,不凡消滅了所有作業,繼續玩起手機;下午,不凡百般無聊的繼續玩手機,甚至開始數呼吸。夜晚依舊如約而至,不凡打開QQ,發現大家都在討論群里講一個話題——你養的寵物是什么?在這個七人的小群里,不凡誠實地說:沒有。這也是他心中的遺憾,媽媽不讓他養寵物,因為怕在家里太能鬧或者太吵;外表剛強和內心剛強的爸爸,居然有絨毛恐懼癥。這簡直要讓不凡崩潰,他們天天都要外出,而在家里也只能玩游戲……
    今晚,不凡去買了幾袋小魚仔。他不愛吃這些東西,他只喜歡吃肯德基和薯片,他是為了等那只黑貓來。畢竟,人也是人,耐不住孤單時,也總會想要一個朋友陪陪自己。
    不凡焦急的等了整整一個晚上,清晨時,那只貓也沒來。
    第二天,他在樓下的時候,小桂子捧來一只小倉鼠,笑嘻嘻的說:“老大,你現在還沒有寵物啊,看我的本命召喚獸,現在我跟它感情可好呢,剛開始還會咬我,現在都不咬我了呢。”小桂子快把頭給翹到天上去了,不凡不開心了,手一往下扳,就把小桂子的頭按下去了,聽不下那堪比播報員的演講技巧,更聽不下那揪心的話題。
    不凡感覺身邊又多了一個人,原來是大麻子,手心里放著一只幼年的巴西龜,說:“你那也只不過是一只小小老鼠,我這可是正版的玄武后裔,在我的寵物面前,哈哈,你那算什么東西!”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千里也!”二娃提著在小玻璃缸里的兩只金魚來了。“我這是正版的鯤的后代,我這才是霸主,更何況況烏龜不如魚游得快,你認為誰的寵物才能最后勝出呢。”
    自稱天才的阿汪,牽著一只青年狗走了過來,說:“你們的都太小,我的可以團滅你們。”
    “我,我,我的還需要拿出來嗎,鬧出人命了不好吧。”性格內向的盜版小沈陽說。“咦,你的寵物什么,難道是傳說中的白虎?朱雀?還是青龍?”大麻子問。“隱居褐蛛,不是太有名,但是我記得,也能致死人,不想帶太大的容器,所以只帶了一個小玻璃瓶。”“喔!”眾人驚嘆。
    “米西,米西,滑不拉幾。如果你不拉幾,我就不能米西。你們誰能上天,哈,我的云雀怕誰。”向陽驕傲無比地說。
    “我沒有。”不凡雙手一攤,說罷,轉身就要離開。“誒誒老大,你難道真的什么寵物都不能養,我們可以幫你啊。”二娃說。“怎么幫?”“你有了寵物之后,悄悄放在我們家,我們六個輪番養。”“算了,不用。”沒等他們在想出計劃,不凡就上樓去玩手機了。走之前說了一句:“對了,你們跑個腿,買點貓愛吃的東西,在晚上之前送過來。”說完,就上樓了。
    又到了晚上,那些人已經買來了貓最愛吃的寵物餅干,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去了,只留下不凡一個人等待貓過來。“不凡心里坎坷不安,還不知道貓會不會過來,現在也只能手足無措的等待了。打開手機,屏幕上跳出這樣一條信息:“老大,我們商量好了,可以這樣:你去看好你心儀的寵物,然后跟我們一起到后院去安放它的屋子,畢竟后院那么大,放下幾千個寵物小屋都夠了,還愁什么呢,還記得我們孩子的那塊領地嗎。那么大一圈樹,大人也不想去那里,就算路過也看不見里面,你的寵物就藏在那里,天衣無縫,還需要怎么猶豫嘛,不需要!快快快,決定吧,寵物是什么,只要不是藍鯨就放得下,哈哈,我汪小旺真是太聰明啦!”
    這句話一來,不凡感覺心里暖了一截,可是,還不知道黑貓什么時候來呢。
    等待了一個人晚上,黑貓還是沒來。
    第二天上午,他下樓扔垃圾的時候,看見樓下告示欄上有一則尋貓的公告,找一只黑貓,說是就在他們這個小區。黑貓!這很有可能就是自己曾經看到過的那只貓,告示人——……
    是那個看門的老大爺。他一路飛奔,直接跑到了警衛室,這時,他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那就是小桂子。“小桂子,你來這是找貓的嗎?”“是,昨天那只貓趴在我家窗口,而且,那只貓還會上電梯!”小桂子的最后一句話里面充滿了驚訝,哪怕是他早就聽到了,但他依舊非常吃驚。“就在前天,我們三棟的一個叔叔在電梯里發現了血跡,然后清潔員就拿拖把清理掉了。”
    開朗的警衛員爺爺依舊開朗,他問不凡:“小朋友,你也看到,貓了嗎?”“對,我幾天前看到過那只貓,它跳進了我的房間,后來我也不知道它去哪里了。”小桂子猛地說:“老房子,那棟廢棄的房子,沒有人住在那里,只有一些小動物在哪里。”“好,你們先去吧,我還要看門。”
    “小桂子,你去叫大麻子和向陽,我去叫汪小旺還有盜版小沈陽,我們在營地會合。”
    說完,不凡就向二娃和盜版小沈陽還有二娃所居住的二棟跑過去了。
    大約到八點半的時候,七個人都會合在了營地,尋貓行動,正式開始。
    阿汪隨著帶來了那只青年的拉布拉多犬,讓它來尋找貓的氣味。也不知道計劃可行不可行,但有一點小桂子猜對了,狗一只都是在向后面的老房子前進。由此可以推斷,黑貓一只都是在老房子里的,所以說,老房子就是目的地。
    進入了老房子以后,他們都在慶辛,因為老房子是一種類似于大倉庫的房子,只有一層。忽然,在一個拐角處,大家都聞到了濃烈的血腥味,拉布拉多犬發出不安的叫聲,膽小的盜版小沈陽向后退了幾步,大家的心都緊繃了起來。
    不凡大步向前走了幾步,果然,黑貓身邊是一大灘血,而黑貓現在正虛弱的舔舐著四只小貓里的其中一只。
    小桂子連忙向警衛室跑去,沒有半分猶豫,甚至比不凡還要快幾分。
    沒過多久,小桂子和大麻子就把擔架搬來了,不凡輕輕的抱起黑貓,把它放上了擔架,四只小貓也被放了上去。
    警衛員爺爺已經打好了熱水,隨時準備給黑貓和小貓們擦去身上的血污。汪小旺已經把急救箱搬來了,取出醫生專用的剪刀,協助警衛員爺爺一起剪開了胎盤。大家都送了一口氣。
    他們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條一條信息從聊天群上跳出來:哇,嚇死了;剛剛真險啊;現在還不知道小貓母貓怎么樣了呢;要不要我們再下去看看;我打算去買寵物餅干……忽然,跳出了一句特別的話,這是不凡說的,讓聊天群陷入了死寂:你們在哪里,我在寵物醫院,天橋中段的那家,還帶著小貓和母貓。說完,發出一張照片。
    經過了一分鐘的沉寂,信息就又像潮水般的涌了出來:你什么時候走的;居然不帶上我們;快走啊!…………
    十二點,寵物醫院。“我應該是……第一……個來的吧,老大。”汪小旺上氣不接下氣地說。“不,”玻璃窗上又出現了五顆頭,五個聲音齊聲說,“你是最后一個來的!”“算了,別管第幾個了,快讓我進去。”
    大概又過了十分鐘。“可以出院了,恭喜你們,小貓和母貓都很健康,不會有任何生命危險。”在這一聲中,小桂子推著自己的嬰兒車,栽著黑貓和小貓,走回了小區——不能坐車,母貓和小貓都很虛弱。
    看門的老爺爺笑臉迎出來。盜版小沈陽立馬說:“爺爺,貓的情況都很好。”他還特例加重了“都”字。“好,好,那現在他們在哪里?”“他們還在后面幾十米的地方扛著擔架呢!”可是,不凡他們已經在后面了。“你,為什么要獨自一人當逃兵。”向陽板著他的肩膀說。“這樣正好平衡嘛,更何況老大都沒生氣,你生啥氣呢?”“如果你以后再跑路跑的這么快,我們不介意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一起組隊跟你PK,然后,咳咳,你懂的,不凡壓低聲音說,逼你去干任何事,最后算賬的時候我們只需要裝無辜。”“老大我錯了and你贏了。”
    “嗯,知道就好,別等到以后才悲催。”就這樣,又像以前一樣渾渾噩噩的過了一個月。
    “喵——”。不凡再次轉過頭去,果然在窗外,他已經知道貓是怎么樣到達那里的了:首先乘上電梯,然后從電梯最角落的通風管鉆入,通風管就像是可彎曲吸管彎曲的那段一樣,非常適合攀爬。甚至可以不用坐電梯,可以一直從樓底下通風管破洞處向上爬,繼而利用貓的彈跳力攀到窗口上,就可以造成現在這種現象。
    黑貓優雅的跳了進來,不凡連忙拿出鑰匙,打開保險柜,拿出了藏了好久的貓糧,喂給那只黑貓。不凡拿出一個袋子,把繩子拉開,放入一些貓糧。正反面都寫著:給小貓吃。他笑了一下,重新打開窗,把袋子拴在貓的脖子上,把它放進了通風管里。
    第三天一早,貓如約而至,依舊是那個袋子,可里面裝的東西不一樣了,袋口緊封。昨天,他還是系的松松的,隨時都可能掉一兩片貓糧出來。他滿腹狐疑的走過去,碰了碰袋子,溫熱的,而且還有東西在動。他一拉,結開了,掉出來一封信和一個東西。不凡定睛一看,那個東西居然是一只小貓!
    他拆開那封信,里面大略的意思是將小貓送一只給不凡,剩下的三只留給黑貓撫養,照顧小貓要細心周到,不要每次都為魚肉或者餅干,要跟其它的食物攪拌在一起,也不能光讓貓喝牛奶,還要喝水……
    那只小貓“嗖”的跑到一個凳子腳旁邊,膽怯地看著不凡。不凡心里高興極了,立即撒一大把貓糧在給黑貓的食盆里,自己則到一邊去,看著這對母子兩聚餐。不凡倒了點溫水過來,倒進食盆里,小貓也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當天晚上,大家又說起了自己的寵物是多么厲害,多么的神勇,個個都是那么年少,未來一定是前途似錦。這時,那六人同時發出了一條信息:“你們有了寵物嗎?”他們又再次同時發出:“有了。”
    不凡摸了摸小貓,打上兩個字:“有了。”
     
    2019.6.7.15:00-18:30于海南創意文學院
     
    貓俠(童話.詩體小說)
                    
    0
    在貓國,老鼠已經泛濫成災,
    卻沒有貓再次捕捉一只老鼠。
    貓懶洋洋的趴在籠子里——
    還是老鼠給抬進去的,都沒有動一下。
    只有那些比較貧窮的住戶,
    家里養的貓才會去捉老鼠吃,才需要自食其力。
     
    在貓國的住戶,永遠都是那么的忙碌,
    把給貓的食物都準備好以后,
    就會幾個星期或者幾個月不回來。
    所有的貓都有吃到口的食物,
    是那么的懶惰,感覺生活是那么無趣。
     
    而貧困戶的貓可就不同了,大部分都是野貓。
    并且都是自己到山上去抓的,
    不像富貴人家都是在寵物商店里挑選的。
    也就是說,貧窮的人可以擁有千百種貓,血統也各不相同,
    而有錢人只能去買那千篇一律的懶貓。
                                          
    1
    一個夜晚,高山的一個土坡上,
    一大一小的兩個身影蹲坐在此地,看著月亮。
    “為什么老鼠變得這么多了啊,媽媽?”
    小貓抬起那毛茸茸的頭,望著那只母貓說。
    那只母貓溫柔的回答道:“因為我們吃飽了,
    吃不下了,老鼠才有機會繁殖。”
    母貓又怎么能告訴它,
    是它的同類不愿意繼續捕捉老鼠,而造成的老鼠泛濫呢。
     
    小貓用那星星般閃亮的眼睛,
    久久的盯著月亮,
    似乎在思索著什么……
      
    2
    “l’m back,guys.”(“我回來了,伙計們。”)
    “喵——”一大群貓高聲大叫。
    “I found our ultimate goal, Goro.”
    (“我找到了我們的終極目標,歌羅。”)
    “團長,你還是用中文吧,英文太難了,目標是誰,歌可?”
    “It's Goro. I 've been talking to foreigners for the last few hours. Let me get used to Chinese.”
    (“是歌羅,前幾個小時還在跟老外交談,現在讓我適應一下中文。”)
    “嗷,說中文可真難,待會還要跟才剛剛回國的歌羅打招呼呢。”
    那只貓面部表情扭曲,接著又說出一句英文:
    “Come on, keep up with me。”(走,跟上我。)
    所有的貓都盯著它那一邊藍一邊金的眼睛看,
    仿佛看見了里面有一團復仇的火。
     
    “弟兄們都把爪子磨尖一點,一場惡戰要開始了,跟Mouse(老鼠)一起。”
    所有的貓眼睛里亮出了光明,簡直比聚光燈還要閃亮。
    “這回可跟以前的不一樣,
    據說團長已經找到了潛伏在貓國的終極目標,
    現在趁著夜色,時刻都要準備開始戰斗!”
     
    3
    貓團長頭上戴著一頂牛皮帽子,那也是貓王的象征,
    當年漫天黃沙滾滾,
    它一劍挑起貓王的帽子,帶到了自己的頭頂上。
     
    它的腰帶是去戰勝了兇惡的馬來鱷才獲得的鱷魚皮腰帶,
    剩下的鱷魚皮給每個戰士類的貓,
    都做了一個部位或是幾個部位的保護甲。
    那只貓,也就是原來高坡上的那只小貓,
    現在它長大了,也變得更加強大了。
     
    4
    貓團分為五個戰斗部,
    一個是遠程部,但拉弓箭笨手笨腳的;
    一個是戰士部,重裝上陣,是面對敵人的首要大軍;
    一個是刺客部,從樹上一直潛行到敵人的身后;
    第四個部,除了貓王,只有五只貓能夠選進此部,
    也就是最強大的精英部,也被叫做萬能部;
    最后就是醫療部,里面的草藥可以說是全世界最齊全的了。
     
    精英部里的裝備都要靠自己獲取。
    比如說貓王就喜歡當刺客,一個自己裁成的牛皮皮夾克。
    然后一條用亞麻布做成的炫酷的牛仔褲,
    上面還帶著貓王最喜歡用的一個純銀的飛鏢,
    上面雕刻著梅花,鏢頭還帶著見血封喉;
    然后還有一把細細的長劍,一直都用布纏著,
    雖然沒有刃,但還是纏上了,劍頭纏的最多;
    最后就還有一頂牛皮帽子和鱷魚皮腰帶。
    精英部的其它成員的裝備雖然都沒有貓王好,但都是貓中上品。
    其它的部門就都是精英部獵取到物資之后再給它們發的。
     
    5
    大貓“號角”向天上長嘯一陣,所有的貓都接收到了指令。
    精英部的五個人已經開始行動了,
    這將是一場空前的貓鼠大決戰。
    老鼠的數量至少是貓的六十倍,
    但是因為貓是老鼠的天敵,誰都沒有占到好處。
    目前估量是沒有人占上風的。但是,這也只是一時。
     
    貓王在那棵參天大樹,
    上面的老鼠的偵察兵已經都倒下了,沒有了聲息。
    貓王冷笑一聲,向后退了幾步,然后向前一沖,
    淋了一夜雨的皮夾克開始飛翔,
    就像是斗篷一樣,就差長度了。
    它悄無聲息的落在地上,落在老鼠的戰士部里面,
    一只只老鼠壯碩的都有成年兔子一半那么大,
    都恨不得能長到能一口吞了貓的程度。
     
    梅花鏢飛過,幾只老鼠應聲倒下,
    那只剛剛快要被老鼠殺死的貓指著它的后背說:
    “老大……兩只……。”還沒說完,就暈倒過去了。
    貓王拿劍頭對著后面,那只老鼠直接撲到了劍上,
    手中的劍掉了下來,貓王向身后一踢,踢中了那把劍的劍柄。
    那把劍的劍頭對著后方的時候,貓王又補上一腳,
    那把劍直接插到了另外一只老鼠身上。
     
    6
    貓王向前緩緩地走著,劍尖垂地,倒抽了一口氣。
    從一只老鼠身上拔下梅花鏢,攥在爪里,
    從身后甩到身前,又是一只老鼠倒下了。
    正準備砍下來的劍刃與梅花鏢相撞,迸發出明亮的火花。
    “喵——!”貓王身上爆發出洪荒的力量。
    其它的貓都被感染了,也跟著一同叫了起來。
    面對著強敵的貓居然一下殺死了敵人,立馬跟著一起朝天喊叫。
     
    “嘭,哐啷。”遠處的小木屋破掉了。
    一只有一個半成年兔子大的老鼠爬出木屋,
    同樣跟貓王一樣裝備精良。
    它問貓王:“Who are you?”(“你是誰?”)
    貓王微微頷首:“I'm Elvis.”(“我是貓王。”)
    貓王不緊不慢地用中文加上一句:“也是來滅掉你的人。”
    “Oh, my God!”(“哦,我的上帝!”)
    鼠王帶著不屑的目光用諷刺的語氣說道。
     
    7
    那只老鼠,也就是貓王口中的終極目標——歌羅。
    統治了所有老鼠的強者,跟貓王是一個層次的人。
    雖然是老鼠,但血統卻不知道,
    要比那些普通的老鼠要高貴幾千萬倍。
    而這不僅是使它能當上鼠王的原因,
    還因為它久經沙場,有不同凡響的毒辣和陰險。
                                  
    “Kitty, it looks like you need to wash your mind.”
    (“小貓咪,看來你需要洗洗腦了。”)
    歌羅瞪著一雙兇狠的綠豆小眼睛看著貓王,
    接著,用一口標準到令人吃驚的中文開始說話:
    “說吧,你的名字是什么,我從來不殺無名無姓的人。”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
    貓王也回敬它“你殺不了我,我也不想告訴你。”
    貓王以一種高冷的目光看著歌羅,
    歌羅心弦一緊,也知道了這是一個棘手的對手。
     
    8
    艾克斯,精英部的戰士,擁有極其強大的實力。
    可以和十幾只跟他同樣大小的貓戰斗然后取得勝利。
    最高紀錄是十七只,爆發力也是貓國里幾萬只貓中最強的。
    這次都沒有準備好,在世界各地的貓兵們都還沒來得及回來,
    戰斗就已經開始了,只有七千多只貓參加戰爭。
     
    森,精英部的醫生,
    自從治好了插在號角兵,
    心臟里的箭帶來了致命傷之后,就被貓王看上了,
    因為號角兵不但好了,
    身體也沒有什么更差的感覺,反而叫聲還更大了。
    所以,森在兵營中的作用是無人可以比擬的,
    就算是貓王也是它來負責治療。
     
    杰克,精英部的弓箭手,
    一只“貓”就可以張開一架大弓,并且還可以進行連續的發射。
    指甲是所有貓中最鈍的一個,因為它多年練射箭,
    爪尖甚至連長出來的機會都沒有,
    鋒利的箭頭已經代替了它尖利的貓爪。
                                   
    貓王,真名星眼,精英部的刺客,行刺的手段一流。
    自己曾經在深夜,單槍匹馬去刺殺了一個團的老鼠。
    以一人之力應對千人之力,這可不是普通的貓能做出來的,
    這需要刺殺者的絕對靜謐好、勇氣、實力和持久,
    更需要老練嫻熟的經驗,這更是貓王的優勢。
     
    9
    弓箭手準備開始攻擊了,但歌羅自然不知道,
    星眼看著歌羅慢慢的拔出刀,然后自己也撤下纏著刀的布。
    星眼聽到一聲從遠處傳來的微弱的“喵——”的聲音,
    這細微的聲音歌羅自然聽不見,
    而星眼已經知道了這就是射箭的信號。
    它忽然轉身,對著后方“喵——”的一聲長叫,
    叫杰克不要盯著這邊射,
    去射別的地方,因為它知道,
    只要距離夠遠,杰克能把對手給射成馬蜂窩。
     
    “我也尊敬對手,互敬,來,你先開始這場戰斗吧,
    這場戰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說罷,就豎起了自己又細又長的劍,
    上面的寒光一直射向遠方。
    歌羅努力站了起來,穩定住了身形,
    開始加快速度奔跑,就像是一位騎兵。
     
    星眼扔出梅花鏢,順著歌羅的大刀飛過,濺起了一簇火花。
    夜色又暗了幾分,周圍是一片漆黑。
    還有利箭劃破空氣的聲音,然后還帶著老鼠的慘叫聲。
     
    空氣中忽然彌漫起藥香味,是老鼠藥!
    可是歌羅老奸巨猾,又怎么會傻到吃老鼠藥的地步呢
    可是四周的老鼠都因為中了藥里包含的劇毒,
    在地上翻滾,顯得痛苦不堪。
    “嘭!”一只老鼠撞到歌羅身后的樹上,
    “鏘——”鋼鐵碰撞的聲音在空氣中久久地回蕩。
     
    10
    星眼那藍色的眼睛泛出幽幽的光芒,金色的眼睛則帶著金光。
    “你也是皇族!”歌羅的語氣里顯得異常吃驚。
    “是的,皇族的貓捉皇族的老鼠,有什么錯嗎?”
    “Who's your father?”(“你父親是誰?”)
    歌羅帶著試探的語氣問星眼。
    “My father was starry sky.”(“我的爸爸是星空。”)
    “你的父親,是烈陽嗎?”又是一個濃烈的疑問沖了出來。
    “Yes.”(“是的。”)
    “就是那只發誓要吃遍全天下所有的貓,
    最后卻死于貓爪的傻子。”
    “對,我父親就是那個,
    說要拿所有的老鼠做成披薩餅卻沒有回來的笨蛋。”
    “很好,你可以去死了。”
     
    星眼一個俯沖,連狡猾的歌羅都沒有反應過來。
    梅花鏢已經從地上撿起,指著它的小腹,
    那把長劍最鋒利的地方正頂著它的脖子。
    歌羅才反應過來,就在星眼要發力的時候。
    它一個后滾翻,劍尖貼著它的肚皮劃過,
    它順便一腳踢飛了星眼手里閃著寒光的長劍。
     
    11
    但星眼也不是吃素的,
    梅花鏢在長劍被踢飛的時候,就已經拋出了梅花鏢,
    這次沒有任何偏移,正好射在了歌羅那烏黑的背上。
    “哇,見血封喉,這是我身體里最需要的毒素了,”
    它頓了頓,繼續說:
    “告訴你吧,毒液對我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哈哈哈哈,你認為,
    一個吃毒液長大的老鼠,還會怕什么毒素,
    在你的梅花鏢面前,我是無敵的。”
    “那還不一定。”星眼淡淡的說道。
     
    只見星眼從皮夾克內層的口袋里掏出兩個菱形的飛鏢,介紹道:
    “爆雷鏢,本身不含毒素,但電可以起到麻痹效果,
    兩次的重新電擊,加上雷電的引動,
    也就是可以隨時隨地,一直藏在你的身體里。”
    “只不過會隨著時間的消逝而消弱,
    但只要我想引發,就可以立馬爆炸。
    蒼蠅我也刺中過,我難不成還刺不中你這個龐然大物。”
    說完,兩個飛鏢同時向兩個方向擲出,都是歌羅可能躲閃的地方。
    而它如果沒有躲閃,就會被兩個飛鏢射中。
     
    12
    “哧。”歌羅被一個飛鏢射中了,
    它感覺到電流流通了整個身體,站著動不了了。
    星眼拾起掉落在地上的另一個飛鏢,插在了歌羅的手上,
    又是一陣電流在流通,它的身體更加變得僵硬了,想動也動不了。
    “轟——”爆炸了。
     
    在轟鳴聲中,星眼真的想要哭一場。
    雖然歌羅是它一生的死敵,但星眼還是流下了兩行清淚。
    星眼并不為了爆雷鏢的消失而惋惜,
    而是因為又死了一個親人。
    它想哭一場,
    因為那該死的皇族關系,
    和那高深莫測的人生故事。
     
    2019.6.13.17:30-21:00于海南創意文學院
     
    獅國一日(童話.短篇小說)
                        
    1
    一只小獅子就在這一天誕生,它的母親艱難的爬起來,舔了舔小獅子,把破裂的胎盤推向一邊,用舌頭卷起一汪清泉,灑在小獅子的身上。
    血瘀流成一條小溪,一直淌進小湖里。小獅子發出微弱的“嗷——嗷——”的叫聲,母獅用慈祥溫和的目光看著小獅子,輕輕地舔舐著它的毛發。
    小獅子現在還沒有睜開眼睛,身上的水被舔干了,小獅子一眼看過去就像是一個蓬松的毛球,可愛極了。
    陽光輕輕的灑落在大地上,輕柔的籠罩住了這對母子。
     
    2
    就在前幾天,是一個黑暗的日子。對面的獅群因為沒有搶到它們的獅群捕捉到的斑羚,惱怒成羞。使用類似于作弊的手段,兩只雄獅圍住它們的獅王,不停地撲咬著。它們的獅王也在奮力反抗,但畢竟對方人多勢眾,最終也敗下陣來,從世界上消失了。
    十九只母獅其實都非常不解,因為它們遭到了流放,它們不知道為什么會遭到這樣的待遇。那個獅群已經擁有了兩片領土。現在,所有的母獅都在大草原上晃蕩。
    其實母獅遭到流放的原因是因為它們都還懷著孕,雄獅也不忍殺掉這一群母獅,所以只能在無奈之下選擇把它們驅逐出領地了。
    其中九只母獅已經找到了新的獅群,而另外十只母獅已經有一只因為水牛角而暴斃荒野,現在還有九只跟這只母獅一樣的母獅,饑腸轆轆。
    在這九只母獅里,有五只已經拖兒帶女帶上了幼崽,一只還在懷孕,三只剛出生不久的幼崽已經被殺死。
    五只有幸存活的幼崽成了大草原上的生靈,有一只已經出生一周多了。母獅向西南方向吼了一聲,叫聲傳出老遠。有七只母獅聽到了,叼著五只幼崽,一只母獅挺著大肚子,以中速向這邊奔馳。
    它們已經組成了一個聯盟,為了在殘酷的大自然中生存下去,正好也能互相照應,跟對方都有深厚的友誼。
     
    3
    小獅子瞪著一雙金黃色的眼睛,看了一會兒天空,然后又無力的垂下了頭,放在草地上。
     母獅一直都在它的旁邊輕輕的舔著它的毛發,幫助它疏通血液的流暢運轉,這樣能幫助它以后骨骼發育的更好。
    “呦——”一只小獅子邁著還站的不算太穩的步伐向它走來,投去善意的目光。
    小小獅子站不起來,只能像一條毛毛蟲一樣向前緩緩地蠕動。
    還有一只小獅子更是奇怪,走兩步就摔一跤,就像是連爬都沒練會就開始練走了。
    另外三只小獅子也都與它經過一番言語與延伸的交談,都知道了對方是怎么樣的。
    八只母獅子經過一番交談,決定留下兩只母獅看守小獅子,六只母獅去找另外一只母獅一起去捕獵。六只母獅走后,兩只母獅一直在刨土,刨出了一個土窟窿,讓小獅子一起到里面去,它們用扇形陣營在外面把守。
    六只母獅出去捕獵的時候已經是太陽偏西了,天色還在漸漸變晚,鬣狗群里鬣狗的叫聲也傳到了兩只母獅的耳朵里,它們的心都緊繃了起來,隨時準備攻擊。
     
    4
    而在草原的另一邊,母獅們因為沒有領地,所以只能在那些雄獅領地的夾縫中捕獵。七只母獅都已經匯合了,并且盯上了一大群正在享用晚餐的水牛群。
    它們看上了兩只小水牛,想以獅子的威嚴嚇走那些成年水牛,并且追上跑得不快的小水牛,然后一頓美好的晚餐也就能輕易到手了。
    可是,事實不可能那么簡單。母獅們屏聲靜氣,什么動作都不敢做。
    小小獅子的媽媽——艾莉娜輕輕拍了拍一只母獅的身體,意示它跟它準備沖刺。
    母獅們身體里的腎上腺素正在瘋狂的分泌,每一只母獅都因為激動而擁有了無窮的力量。
    艾莉娜忽然向前一沖,也站了起來,繼續沖刺,另外一只母獅也做出相同的動作,剩下的母獅都去追趕水牛群。
    艾莉娜已經快要接近那只小水牛了,另外一只母獅也快要撲到那只小水牛身上了。可就在這時,一個龐然大物就像一堵墻一樣出現了,這只體型碩大的水牛,將兩只母獅與兩只小水牛隔開了。
    兩只小水牛經過了剛剛的絕望,到現在又看見了希望,立馬來了勁頭,就像風一樣地跑進前方的牛群里了。
    旁邊的那只母獅果然是艾莉娜的朋友,現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既然小水牛跑掉了,那今天就吃一頓牛排大餐。
    艾莉娜向遠處吼了一聲,叫那些母獅子快點回來,而那些母獅子也心火燎急地向這邊奔來。
     
    5
    另一邊,鬣狗已經包圍住母獅的那個小土窟了。母獅一直在吼叫,不時地一爪子拍到某只鬣狗的腦殼上。
    鬣狗也沒有辦法,有一只比較狡猾的想要鉆到土窟上到后面襲擊母獅。
    它趴在黃土上,一聲鬣狗式的歡呼,然后就俯沖了下去。
    母獅自然也不是糊涂蟲,那只年長一點的母獅一轉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咬住了那只鬣狗的脖子,從喉嚨里發出兇狠的“呼嚕嚕嚕——”的聲音,用血的代價去告訴那些虎視眈眈的鬣狗:
    你知道懲罰你就別過來,這就是你們的第一個榜樣!
    這里又再次陷入了僵局,誰也不敢主動攻擊。
    鬣狗最少也有二十多只,母獅卻只有兩只,還帶著六只小獅子,還好小獅子比較聽話,鬣狗來了之后也安靜的躲在里面,誰也沒有逃走。
    并且母獅還有一點體型優勢,否則就輸定了。
     
    6
    艾莉娜和其它六只母獅爆發了,一起圍著一頭水牛進行瘋狂的撕咬。
    水牛群已經連影子都看不見了,現在這是它們唯一的目標。而對于已經餓了兩個晚上的母獅來說,這場戰斗只能成功,絕不允許失敗出現。
    野牛發出“哞哞”的慘叫,想要用犄角去頂撞母獅子。可是因為水牛太笨重,三百千克的重量倒還變成了它的累贅。
    它現在傷痕累累,全身沒有一塊完好的皮膚,一次次扭頭,卻又一次次的撞空,空氣中蕩漾著悲愴的牛叫聲。
    七只母獅的眼里洋溢著喜悅,這可能吃兩頓都吃不完,這可是一頓難得的大餐呀!
     
    7
    在路上,七只母獅子都累的滿頭大汗,反正也拖不動,于是它們打算立馬就吃。三下五除二,一頭水牛還沒有吃完一半,七只母獅就已經吃飽了,于是,每只母獅都叼著一大塊肉向回跑,生怕耽擱了時間。
    艾莉娜跑在最前面,看見前方有一大群鬣狗,于是讓所有母獅吐掉肉塊,而家里的兩只母獅有一只跨部有許多傷口,一只母獅則周身浴血,但小獅子都還毫發無損。
    除一只母獅看孩子,它們一起撲上敵陣,兩打一,將戰線推出了一個大進攻和大逃亡,四只鬣狗永遠的留在了這里。
    九只母獅都吃的很飽,小獅子們都喝足了母乳,獅子王國的一天即將結束。一家老小,都在期盼著未來的獅王。
     
    2019.6.15.10:00-13:30于海南創意文學院
     
    (兒童文學.短篇小說)
                          
    洪譚多么希望自己能變成一只鳥啊!就在那天,這個念頭在洪譚心里扎下根,開始成長,甚至變成最需要的渴望。
    洪譚是一個小學五年級的學生,在班上可謂是顯山也露水,但都不是在學習上,而是在自己的作為上。就是那件事引起的,那一次要不是因為鳥,他也不會陷入那樣的窘境,更不會在所有人面前丟那么大的臉。
    一天上午,第二節課是語文課第二節課,第二節課下課課間有二十分鐘的休息時間,然后才回到第三課。第三節課是英語課,英語老師就是五年級中大名鼎鼎的“高老二”。“高老二”的原名叫做高二強,很土的一個名字,因為在家中大小排行第二,所以被頑皮的學生們叫做“高老二”。當然,能讓學生們花精力去取外號的老師,都不是簡單的人,絕對是可以把一個學生從面容平靜、心態堅定罰到淚流滿面、心態崩潰的程度,才夠讓傳遍全年級取外號的高級教師。
    洪譚從小就喜歡鳥,可是家里人都不讓他養鳥,所以,洪譚心里一直都想擁有一只屬于自己的鳥。他多么羨慕鳥的自由啊,也同樣想插上一雙翅膀飛向藍天,去看一看天上的奧秘,每天自由自在地飛行。
    他從四樓一直跑到操場,距離教室可能有兩三百米地距離,這還沒有算上爬樓梯的路程。他向天上望去,果然,大雁開始南飛了。他從口袋里掏出數碼相機,也就是小型的攝像機,調整,聚焦,拉伸……經過一系列的操縱后,他開始錄像,卻只錄到了一些小黑點在移動。在藍天的映襯下,那些小黑點顯得格外明顯,卻依舊是一些小黑點,只不過兩側有東西在隱隱約約的晃動著,搖擺著。
    他自己也拍攝的入了神,猛地一個激靈,看了一下右下角的時間,發現,上課時間是九點三十分,而現在是九點二十八分。沒有任何猶豫的時間了,快跑,沖啊!他用盡全身力量調動四肢,一路上都沒有停頓過,等到達教師門口喊一聲“報告!”的時候,依舊還是晚了。“高老二”正笑瞇瞇地看著他,這就是驚駭全年級的“死神微笑”。大家都說,只要“高老二” 臉上出現死神微笑的時候,你的人生里終結已經不遠了,記得買好骨灰盒。
    “I'm late.”(我遲到了。)一張字條就這樣貼在墻上,今天這節課輪到洪譚來面對這張字條了,這上面洋溢著所有學生仇恨的結晶。他隱隱約約聽到了偷笑的聲音,使勁的瞪著墻壁,敢怒不敢言。
    “想必洪譚同學也已經反思好了,回座吧,please sit down。(請坐下。)”洪譚剛剛坐下,前后桌的竊竊私語又響起來了。洪譚怒火中燒,可是現在也不敢做什么。這年頭,“高老二”“馴化”的學生已經都不會再犯事了,能再有一個還真是特別呀,現在全班的焦點就是自己,完全沒有什么辦法。
    恍然間,他又陷入了幻想之中。他感覺自己擁有了一雙翅膀,“撲棱棱”地飛出了教室。他看見一片蔚藍的天空,他張開嘴,啄下一片白云,白云很甜,就像棉花糖。
    他從天空中俯瞰學校,整個學校就像是一座樂高城,原本是那么的大,現在相比之下又這么小。他感覺一場開心。他飛向學校的體育館,但它只是站在外面。里面的人正在測驗視力,雖然他站在體育館門口,距離測驗牌有有三十多米遠,除了最底下的一行之外,它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他知道,這并不是自己的視力而是鳥類的視力。
    “洪譚同學,別溜號,stand up。(起立。)”洪譚猛的一下回過神來,剛剛站起,高二強就問他:“這個單詞怎么讀?”他現在還半朦朧的沉靜在幻想之中呢,但他現在還要回答,卻不知道單詞是哪個,但現在必須要應付過去了。于是,他想都沒想,立馬回答:“Bird。”(鳥。)“高老二”怒吼:“放屁,這個詞你們從一年級就開始學了,是‘pig’。(豬。)”
    “去,到角落那邊站著聽課,我不想看見你,記得啊,‘pig’。”高老二頓時也沒氣了,直接叫洪譚到角落那里去了。他掏出數碼相機,放在課本后面,這樣誰都不知道洪譚是在弄數碼相機還是在看英語書。洪譚打開相冊,然后找到了剛剛的那一段影像,他點擊播放鍵,然后就開始播放了,錄像帶在相機里緩緩地運轉著。他眼睛猛地一睜,除了屏幕里緩緩飛行的黑點之外,他還看見了一個從上向下俯沖的鳥類,而俯沖的位置,就是大雁群。
    從那只鳥飛行的姿勢來看應該是一只鷹隼。就在這時,照相機不見了,前面是正捧著照相機看的“高老二”。“喲,你小子對鳥類還這是著迷呢,我看你就是想變成Roast bird meat。”(烤鳥肉。)高老二帶著譏諷的語氣說出,他只看見那些人都在議論紛紛,不是用眼睛瞟一下他,然后又收回去。就是用手指指他,繼續跟旁邊的人講話。他看見窗外有幾只白鴿飛過,還是那么的自由,對他好像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鄙視。
    第三節課下課了,他拿回講臺上的攝像機,覺得自己真的是太傻了,太傻了。感覺自己對鳥類的這些情感,是多么的不值得。
    洪譚回家之后,屋子里面依舊是空空蕩蕩的,什么生靈都沒有,就只有自己。他從書包里拿出作業來,用了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寫完了作業。但也只是英語和數學,語文作業還是沒有布置。他感覺自己除了這樣渾渾噩噩地寫作業之外,還有什么能做的呢。
    對于這一點,他自己也不知道,誰都不知道,鳥,也依舊不知道。
    他這次寫作業出奇的快,居然在課間就已經把所有的作業都給做完了,沒有留下任何一本。又再次迎來了放學,他回到家中,拿出自己的手機,對著爸爸媽媽的微信發了一條信息:“媽媽,你們什么時候回來?”然后屏幕上又跳出一條信息:“明天你生日,我們怎么能不回來呢?”
    “咦,不是一般都要出差兩三周的嗎,也就是說我不用吃外賣了,耶!”洪譚歡呼起來,他真的覺得外賣不怎么好吃,還是自己的父母做的好吃。
    今天是周六,也就是說已經放假了,洪譚懷著期盼的心情等待著敲門聲的到來。一直等到了中午,他已經快要絕望了。就在這時,門,依舊沒開。他聽見了門鈴聲,立馬飛奔過去,打開了門,果然,是自己的爸爸媽媽。爸爸手里提著蛋糕,然后媽媽抱的盒子里,是什么?
    洪譚今天和父母一起享用了蛋糕,到了開生日禮物的時候了。媽媽提示他:“兒子,這個禮物可是今天最大的驚喜喲。”洪譚聽媽媽這一說,更加好奇了,緩緩地揭開了禮物的蓋子。是什么呢,洪譚定睛一看。
    哇,居然是一只百靈鳥。媽媽從袋子里拿出籠子,把熟睡的百靈鳥小心翼翼地放進了巢穴里面。
    這是洪譚最開心的一次生日,也是獲得寵物的第一個生日。
     
    2019.6.15.09:30-12:00于海南創意文學院
     
    指導老師:

    海南創意文學院小禾寫作培訓老師離響(微信18889793269,作文寫作閱讀網絡一對一)
     
    作者簡介:
     
    黃海,2008年出生,蒙古族,海南省作家協會會員。海南創意文學院學員,海口秀峰實驗學校五年級學生。有400余篇首詩文發表在綠風詩刊、揚子江詩刊、千高原文學、四川詩歌、中文自修、海外文摘、馬小跳、新作文、小學生等文學雜志和作文導報、語文導報、金融時報、中國海洋報、華聲晨報等文學報刊。《華星詩談》報頭版整版刊發兩組詩歌作詩星重點推出。作品入選《中國散文詩選》、《中國當代詩歌選本》等數十個選本。已創作第一部長篇小說《慕辰游》。榮獲中國作協《詩刊》社與團中央“青年之聲”征文少年組銅獎、第7屆扎龍詩會優秀獎、中國詩歌藝術少年獎、《南國紅豆詩刊》二等獎等。已出版詩集《黃海詩四百》(1.2萬行)。
     
    乐彩网平台乐彩网主页乐彩网网站乐彩网官网乐彩网娱乐 潜江 | 南安 | 海安 | 安徽合肥 | 泰兴 | 灌云 | 澳门澳门 | 池州 | 韶关 | 曲靖 | 赵县 | 亳州 | 偃师 | 秦皇岛 | 商丘 | 淄博 | 嘉善 | 琼海 | 吉林长春 | 那曲 | 自贡 | 临夏 | 遵义 | 楚雄 | 海宁 | 乌兰察布 | 咸阳 | 仙桃 | 靖江 | 鄢陵 | 遂宁 | 邹城 | 贵州贵阳 | 甘南 | 朝阳 | 乐山 | 黄石 | 沭阳 | 改则 | 湖北武汉 | 偃师 | 库尔勒 | 海宁 | 台南 | 鸡西 | 蓬莱 | 石狮 | 海拉尔 | 果洛 | 丹东 | 岳阳 | 枣阳 | 泰兴 | 盘锦 | 雄安新区 | 三河 | 德阳 | 庆阳 | 枣庄 | 昆山 | 永康 | 楚雄 | 唐山 | 乌兰察布 | 晋中 | 凉山 | 济南 | 乌海 | 焦作 | 临沧 | 南安 | 嘉善 | 临汾 | 如东 | 茂名 | 惠东 | 霍邱 | 吴忠 | 东阳 | 四川成都 | 长兴 | 雅安 | 澳门澳门 | 南京 | 咸阳 | 湘潭 | 开封 | 江苏苏州 | 曹县 | 沧州 | 黄石 | 铁岭 | 长葛 | 龙口 | 沭阳 | 四川成都 | 平顶山 |